九葬Hydra

其实什么都不懂||立志学习概念设计||文风很奇怪||我还差得远呢

[warframe]一个10分钟糊出来的小故事。

Ordis看着指挥官在飞船里忙忙碌碌。
他在一个月前左右刚刚将他的指挥官迎接上船,如同所有刚刚苏醒的Tenno一样,他充满着活力也生疏得像个新手,也许沉睡让他们忘记了自己所掌握的那些技巧。
“指挥官,mod是这么融合的……”Ordis看着面对结合点开启条件疑惑不解的Tenno耐心地解释道。
Tenno的成长速度大大出乎Ordis的预料,或者说,他急于开启新的旅程而导致他没有对他的warframe和武器进行太多的提升,而是面对着等级越来越高的敌人硬着头皮一路闯了过去。
再一次面对boss失败回来的Tenno苦恼地抱着自己的脑袋坐在飞船的地板上,Ordis很想抱抱自己的指挥官安慰安慰,但是他只是一个中枢,并且飞船上没有东西可以像手臂一样地去触摸Tenno,更谈不上拥抱。
“让他们复出代价!……总有一天的,指挥官。也许你应该加强一下你的武器和warframe,这会对你的任务有很大帮助。”
Ordis压制住了自己的焦躁保持着平缓的声线向Tenno提出建议。
终于在与同伴的合作下,Tenno完成了这个艰难的挑战,在他返回飞船后,Ordis向他真诚地祝贺。
在Tenno逐渐放松开图的步伐之后,他开始接触更多的东西,而这更让他感到了措手不及和茫然。
“虚空遗物根据掉落概率分为金银铜三个等级,并且也跟兑换虚空币的数值相同……”
“集团的声望由佩戴的徽章增加,提升声望等级需要贡献一些物资……”
“在提升一个集团声望的同时也会减少敌对集团的声望,所以……”
“普通warframe外观可以给prime使用……”
“是的,集团武器和mod可以交易……”
“……”
就这样,Ordis像个家长一样一点一点地指导着Tenno熟悉这些他应该明白的东西,看到指挥官豁然开朗的样子Ordis不由得感到些许高兴。
新的任务,中枢苏打请求Tenno帮助破坏一个他们曾经答应与Coupe合作的计划。
“祝你好运,指挥官。”Ordis看着整装待发的Tenno,一边将飞船驶向他在星图中标注的地点一边说道。
Ordis看着Tenno又一次离开飞船,只留下空荡荡的,只有铸造厂发出微小的嗞嗞的声音的飞船,不由得感到些许寂寞。

然后Ordis哭着写起了数学作业。
好想肝活动啊呜呜呜呜呜呜好想要那把枪……
被禁网的远古萌新只能每天在讨论组里给小伙伴们讲那些被大佬们熏陶的知识自己却不能玩儿的痛苦.
好想开第二梦好想肝活动啊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评论 ( 4 )
热度 ( 9 )

© 九葬Hyd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