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葬Hydra

其实什么都不懂||立志学习概念设计||文风很奇怪||我还差得远呢

Tenno的日常4-2

感谢三青的脑洞,不然我根本没法把这章写出来,虽然还是,呃.
想着明天再发但看着这么惨不忍睹的一篇还待在我的备忘录里而我又不知道如何下手去改实在是,不高兴
这种太平铺直叙的日常我写起来反而很像流水账,倒回去看前几篇还是有点儿这种感觉.
|・ω・`)
开写au前斟酌一下文笔,恩
……就这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暴自弃

Frost的性格就像他的能力,稳重老实,但是寒冷。这并非是对他人高冷,而是一种内寒。比如当Frost心情低落或是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时候,他会选择避开所有人回到自己的飞船或是那个房间里独自待着,即使有人想跟他说话他也不愿意说太多。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种情况实在是太频繁了,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让...

2017-06-23

火山-长葬歌

火山被压迫山头,无数力量在挤压他的压力

炙热的温度扭曲了空气,滚滚的黑烟遮盖了天穹

走兽在奔跑,飞鸟在逃离

人们站在山脚的村庄,交头接耳

快跑。有人喊道。快跑

一种唯一不畏惧高温的物种盘旋

它们穿过岩浆即将到达的地方,带来焦灼和火种

压迫的石头被高温融化,被岩浆吞没

地球的内核,炙热的死亡

它喷涌,涌动着极致的力量

它释放,泼洒着狂野的岩浆

它吼叫,叱骂着痛苦的压迫

一切都被吞没

没有残余,没有尸体,因为他们已经被升华

唯一的物种徘徊着,嚎叫着

他们名为终结

2017-06-15

[warframe]hope

想着估计下周拿不了手机那我干脆这周发了算了

写着写着就莫名有种小美人鱼的感觉

Trinity手持欧特鲁斯,检查着战场留下的废墟。
后方的治疗者之一,但她的任务是寻找这场战争中还有生命迹象的幸存者,在战争的年代,损失每一位战士的代价都是巨大的。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独自完成这项并不算得上安全的工作,因为常有未被触发的陷阱和躲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或是刺客,等待治疗者的咬钩。Trinity拥有不同于其他治疗者的续航能力,因此她自告奋勇地来执行这种任务。
她踏过曾经生机勃勃的大地,高耸入云,华丽宏大的建筑物的残骸,流干了血液支离破碎的尸块,废弃的撒满了空弹壳的弹匣。原本蔚蓝的天空曾会有飞行生物穿梭云雾之间,现在...

2017-06-10

短打 无口指挥官背后究竟有什么惊天秘密xxxx

三青青一直在抱怨他家指挥官不说话,一直在想是不是这个声音太无口。然后今天,他终于发现,他的声音设置那里没有勾选指挥官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家指挥官不说话怎么办。”Volt急得快哭出来,跺着脚把脸埋在自己的手心里。
“好啦,好啦,别急。”Mag摸摸Volt两根避雷针间的脑袋瓜子,“你的指挥官真的一句话都没说过吗?”
“没说过,我记得自打他跟Lotus说完话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Volt像只犯了错的委屈的库柏一样缩起来求抱抱,“真的好奇怪啊,他是不是病了是不是有小脾气了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Mag有些头疼地揉了揉...

2017-06-10

[warframe]感染门之后

Nidus x Oberon
灵感来源于朋友不知道是不是bug的经历,无聊拿感染甲和唯一长了瘤子的奶爸在感染房进进出出听语音,然后似乎给他玩儿坏了,奶爸再进去的时候感染房不说话了.
大概是发觉奶爸不是感染甲了

Oberon看着那扇禁闭的,被Infested堆积在门口的那扇门,摸了摸脖子上小小的肿瘤。
他听说过关于与其他使用Nidus的Tenno共同任务会被传染的事情,他看到过Nova抱怨着日渐增长的肿瘤让她感到不适和恶心。
只有当肿瘤成熟的时候,warframe才能够摘除它,借由这篇感染门之后的东西。
指挥官操控着Frost离开,warframe与Tenno间的默契,Oberon看着他将意识交由他人支...

2017-06-09

伪装者-长葬歌

脸是所有人的伪装

擅长伪装的人,将自己做成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自己喜欢什么,大众喜欢什么

他们就如何去伪装,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们想要,所以他们将自己伪装,向他人索取

他们向他人展现自己美的一面

有人为此出卖自己

我满足你的精神,你满足我的物质

等价交换,双方自愿

人人都是戴上面具的人

然后将美丽的面具展示给他人

伪装者的目的千千万万

即使有人只是想单纯表现自己美的一面

爱美是人的天性,我们无法否认

人人都是伪装者

2017-06-06

[warframe]Sentient之眼

无人机。

Sentient之眼。

全视使。

「Tenno……」

“……Tenno……不,我的传感器发现了什么……”

——————————————Eyes of the Sentient
深藏于无限宇宙的坟墓之下,全视之眼睁开了他的眼睛。

「什么时候了,我沉睡了多久?」

Sentient之眼浮起轻盈到几乎没有重量的身躯,一个幽蓝的浮灵,虚无缥缈,带着他的眼睛,Sentient的眼睛,审视着这个全新的世界。
棕色调的Grineer建筑建造在天王星茫茫的大海中,高湿度的空气使得一切都让人有种附着一种发霉的腐臭味的错觉,各种各样的培养舱中被注满了黄绿的,好像是已经被各种各样的细菌和微生物填满...

2017-06-03

Tenno的日常4

*这是一篇撸狗文
*本来想写冰火,结果第一篇开头很惨,写完之后给我废了。然后这篇又从开头就崩了
*就当个纯粹撸狗文吧,我扯不回主线了OTL

Frost蹲在培养舱的旁边,盯着那个两天前就开始期待的小家伙从熟睡中醒来,在不大的培养舱里发出独属于幼年期的稚嫩的呢喃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咂咂嘴接着把自己缩成了一只球。
“well……指挥官。”Ordis斟酌了一下说道,“再过几天你就可以拥有这个——毛绒绒的,到处乱跑并且不知道会把飞船弄成什么样的生物了。”
Frost看着小家伙的状态,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小小的库柏幼崽喉咙深处发出一些舒服的呼噜呼噜的声音,然后翻过身用自己的小爪子抱住了Frost抚摸它的手,并...

2017-05-28

[warframe]星辰。

*一开始是单纯想写一篇傻白甜的糖。
*Excalibur x Mag。P站太太画的这对实在是——太可爱了!
*大佬咖喱和萌新mag的故事
*为什么我那么高产,因为我,打不了游戏啊!痛哭流涕。

-1-
Excalibur第一次注意到Mag的时候,她正在努力跳着去够到一个落在墙壁上的星星。刚好那个箱子在一个悬崖上突出的小小的平台上,Excalibur站在Mag身后几步的位置,看着这个个子不高的Tenno不停地原地起跳,但就是没法儿够到。
Excalibur目测了一下那个高台的位置,从他的角度看并不是很难拿,并且哪怕跳跃的高度不够,爬墙或者旋身飞跃也是很容易做到的。
Excalibur觉得很无奈又有些好笑,看...

2017-05-21

孤立-长葬歌

有人与众不同

逆流而行,截流而上

他们不同于人

人山人海,人潮涌动

集体之中轻而易举就能找到孤立者

有人因为无奈,有人因为喜爱,有人因为随态

或群体孤立他们,或他们孤立群体

有人享受孤独,享受安宁

有人恐惧孤独,害怕安宁

但恐惧之人常常害怕融入群体

因此他们仍旧与众不同

害怕,所以没法改变

享受,所以不去改变

随意,所以无欲改变

所以他们与众不同

2017-05-16

[warframe]笼中鸟

阅读前务必仔细看完前注!!!
*Stalker xTrinity Prime/Oberon x Trinity Prime(本质)
*奶爸精灵之王外观
*拉郎严重,有肉
*不适请慎入!慎入!慎入!!

-1-
Trinity Prime,在warframe之中拥有最强的治疗和辅助能力,这让她在队伍中成为必不可少的一员,几乎所有人在需要出任务的时候都想尽可能得到她的帮助。
Trinity从不会拒绝他们,但在一些时候,她不得不去一个人去完成一些任务。这当然不会是件难事,即使没有任何有效的伤害性技能,依靠武器所打出的输出和无比强大的续航能力,Trinity即使独自一人也能完成某些艰难的任务。

她这次选择独自执...

2017-05-15

[warframe]一个10分钟糊出来的小故事。

Ordis看着指挥官在飞船里忙忙碌碌。
他在一个月前左右刚刚将他的指挥官迎接上船,如同所有刚刚苏醒的Tenno一样,他充满着活力也生疏得像个新手,也许沉睡让他们忘记了自己所掌握的那些技巧。
“指挥官,mod是这么融合的……”Ordis看着面对结合点开启条件疑惑不解的Tenno耐心地解释道。
Tenno的成长速度大大出乎Ordis的预料,或者说,他急于开启新的旅程而导致他没有对他的warframe和武器进行太多的提升,而是面对着等级越来越高的敌人硬着头皮一路闯了过去。
再一次面对boss失败回来的Tenno苦恼地抱着自己的脑袋坐在飞船的地板上,Ordis很想抱抱自己的指挥官安慰安慰,但是他只是一个中枢,...

2017-05-08

Tenno的日常。a party

灵感来源于氏族夭折的美甲评选大赛和玩cos的几个战甲.
狠了狠心买了奶爸的外观包,因为里面还附赠了弓箭外观
出去溜了溜,感觉,真好看呀。……捧心

Oberon突然决定开一个聚会。
不过揪其主要原因,还是新加入的Octavia的想法,这个极其喜欢音乐的小姑娘想要一场热闹的派对好让她可以为其奏乐。
同时也想到可以借此机会让她熟悉一下这个氏族,顺便给那些小伙子们多一些联络的机会,Oberon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可以让大家带一套特殊的装扮!”Octavia愉快地说到,“那肯定很有意思!”

于是这场被戏称为外观展览会的聚会就开始了。
Nekros是被Oberon揪出来的,按照Volt的说法,那个场景相当...

2017-05-04

因果-长葬歌

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一切会如何发生

何时,何地,何故

你甚至不知道这一切是必然还是偶然

不敢想象

哪怕一个差错,就没有现在的现在,没有未来的未来

我们不知道命运是早已注定

还是在即将到来之时才丢下骰子

一个选择分离出一个平行宇宙

没有人知道自己选择的是好是坏

我们会后悔,会庆幸,会享受,会煎熬

但是一切没有第二次

入流之水绝不重头选择拐入的河道

生命起始只能从死亡归入虚无

2017-04-30

时间-长葬歌

永恒,时光,停滞,存在

从未有人能够停下时间

时间也从不为任何人或任何物而停下

时间是永恒,永恒到如细流

细细卷起水底沙粒,又被温柔的水波抚平

仿佛从未发生

一切物质被时间磨损改变

从未有人能够停止时间

生命的时间停止在死亡的那一刻

一瞬即是永恒,这是对于有限的来说

那无生命体呢

它们被时间磨损,在永恒或不永恒中变化

它们存在,却不在以同一种形态存在

没有东西能够超越时间

时间即是永恒

2017-04-25

Tenno的日常3-1

庆祝刷到了弓妹.
感谢带我刷总图的两位大佬,刷了三天总算刷到了。泪流满面
同时也表达了我复杂的心理,不回报一下帮了我这么多的大佬们心怀愧疚。但又不知道怎么回报:(
我觉得我的文好乱.
回炉重造。

Ivara是一名商人,但实际上,她更是一名猎手.
她手持月神狩猎之弓,隐蔽身形,使用多种战术箭矢并能够更加灵活地操控它们,她在空中为自己悬起新的道路,她干扰敌人或让他们沉睡,她潜入敌人的身旁直接偷取他们的东西。Ivara拥有多种手段,如果可以,对于另一个位面的一名女猎手的描述某种方面来说或许同样适合她。
——“暗夜猎手”。
像其他两名潜行者一样,Ivara喜欢偷袭,或是用无声的弓箭远远将敌人击杀,她会选择没有人注...

2017-04-12

行者与灯-长葬歌

行者点着灯

在前进的路上,他试图为自己照亮方向

灯油是有限的,路是走不尽的

持灯者试图为自己寻找到那一条理想的,或是“成功”的路

灯光昏暗,始终只能照亮他脚下的路

持灯者看见另一位持灯者的灯光,明亮,闪耀

他的脚下是一条平坦而清晰的路

他向他微笑

行者为自己点灯

他模糊摸得到平坦的方向,但总是不小心踏进泥沼

拿出自己的脚,踩着泥泞继续行走

永恒的黑夜

没有光明,没有引导

只有自己是自己的光

总有一天,会清晰地找到平坦之路的方向

行者努力让自己保持希望

2017-04-06

Ordis的日常

这一篇献给我们一直衷心并热爱着指挥官的Ordis.
开图太慢,还没有接触到跟Ordis有关的那些剧情,所以就凭着一些早期的和查资料以及听来的印象写了.
有啥错误请指出,我早点改.
音乐甲部分剧情因为我没有真正打过……怕出什么差错还是不写了,等我之后打到了再补回来吧
虽然这个日子可能会很久远。

Ordis从不抱怨,无论他的指挥官在或不在,他都将飞船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
他把所有的战甲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仓库中封存,不让它们沾上一丝一毫的灰尘,但自己也绝对不在没有指挥官的命令或是许可下摆弄它们分毫。
他把武器分门别类放在各自的格子里,精心保养,以确保指挥官随时拿出任何一个都是完整且不会出现任这样那样的毛病导...

2017-04-04

今晚修仙刷弓妹,刷够图纸我就填坑,刷完就动笔.

2017-03-31

Tenno的日常 番外

对!这篇是番外!因为我写不下去了!下次考虑好全局再写!耶!
不要问我为什么写这么快我也不知道啊……反正还是烂尾.
我要给我亲爱的mag,写一首赞美诗.[并不是
感觉需要凑几对cp,有没有,好的建议.
主要是想给mag一个。:I

*既然是新手四人组,那就把他们当成元老吧,谁不是从他们之中开始的呢
*包括Loki,四个刚好凑一个队.

如果要问Mag最喜欢什么样的任务,那大概就是有大量的带盾的敌人的了,盾在总值中占的比例越多越好。当然这是后话。
在加入氏族之前她就与Excalibur,Volt,以及Loki相识了,当大家都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几个人就开始跌爬滚打地从地球开始了他们的冒险之旅。——当然,那个时候...

2017-03-23

沉眠-长葬歌

他们沉眠

他们醒着,但是他们在沉眠

他们闭上眼不去看他们应该看到的事

默默无闻,一言不发

无论面前的是天堂,地狱,人间

他们都选择闭上眼,不去看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为这与自己无关

沧海桑田,万物生,万物死

世界与他们无关

守望者?不是,守望者会看着这个世界的变化

从诞生到毁灭,从黎明到黄昏

他们只是沉眠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但是没有东西也在等待着他们

过去?不知道,他们的过去只有他们知道

假设,有一天,有人唤醒了沉眠的他们

询问他们的过去,他们会说

[每个人都有过去,不要轻易窥探]

事实上,这并不会发生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他们沉眠,从诞生...

2017-03-20

Tenno的日常2-3

感觉总是……虎头蛇尾,下次开篇的话还是先多构思一下再下笔吧.
想着怎么结尾结果拖得比之前更长了,似乎.
:(

*问我为什么Ivara是奸商?因为我们氏族最大奸商最喜欢的甲是Ivara.
*每天看着奸商们坑蒙拐骗瑟瑟发抖的萌新。

“你这个是什么玩意儿?”Nekros指着自己身上跟Nidus连在一起的好像有点在蠕动的紫色绳子,像是将母体与子体链接起的那一条——也许用“带”来形容会比较合适。Nekros姿态表明了他根本就不敢去碰它,或者说是嫌弃,他甚至想尝试着用自己的近战武器把它割下来。
Nidus看了一眼,解释道:“链接,就是给我俩加个buff。”
“这东西会对我……做什么吗?”从Nekros的语气中能...

2017-03-19

Tenno的日常2-2

发觉这种即兴发挥的东西,写出来逻辑性和文笔……有点差.
就这样吧。……

*之前提到过有Tenno性格孤僻,天天宅自己的飞船里玩儿手办的,Nekros就是其中之一.

想把Nekros从飞船上叫到道场里通常不是个省力活,不过有Oberon在这事儿就会简单很多,作为族长的特权大概就这么方便。
Nidus记得这个看起来有些……细长的warframe,他当时似乎站在了人群的最后面,并且低着头不像其他人一样跟身旁的人说话。
“我是Nidus,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做你的队友吗?”Nidus向从刚刚开始就一声不吭的Nekros伸手。
Nekros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阵Nidus,既没有正脸对上Nidus的面部也没有...

2017-03-15

Tenno的日常2-1

大概是一个新的Tenno融入集体的故事.
没有感染甲但是见队友用过,那个拉怪的技能真实用啊.
一技能和大招特效很好看,虽然有点儿难看出伤害量……不知道是不是屏幕太花的原因.
是的,那个被活活毒死的mag就是我。:(远古剧毒和干扰爸爸,痛苦极了。

*Trinity是副族长,负责接待和带萌新
*为什么,因为奶妈很暖呀,又能回蓝又能回血,还能减伤.

当听说氏族里又要来一个新的Tenno的时候,所有人都十分期待.
上一个来的是Titania,轻盈的模样和友好的性格让她很快被Tenno们所接受,因此这次Oberon刚刚得到消息就立刻引起了成员间激烈的讨论和猜测,人人都想知道这位新来的成员将是一副怎样的模样和能...

2017-03-14

Tenno的日常1-3

居然在如此繁忙的几天忙里偷闲写完了这个,大概就是手痒起来拦不住吧.
呃,如果我这几天能管住自己的手好好学习并且还有兴致的话……也许过几天我会想想下一个写什么.

Frost的小问题没有影响到大伙的正常活动,只不过是Excalibur至少一个月拒绝跟他组队。
尽管很心疼Excalibur,毕竟被队友坑得这么惨的打氏族建立以来他还是第一个,但是为了防止像Wukong和Nezha那样很容易捅出篓子的人把这事儿闹得让Lotus都知道了,Oberon还是决定把这事儿压下来。
也就是让Excalibur有苦说不出。
心疼咖喱棒一秒钟。

所以即使大多数人知道Frost状态很差,但是知道他把技能丢在队友身上的也没有...

2017-03-09
1 / 3

© 九葬Hyd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