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葬Hydra

其实什么都不懂||立志学习概念设计||文风很奇怪||我还差得远呢

[warframe]Sentient之眼

无人机。

Sentient之眼。

全视使。

「Tenno……」

“……Tenno……不,我的传感器发现了什么……”

——————————————Eyes of the Sentient
深藏于无限宇宙的坟墓之下,全视之眼睁开了他的眼睛。

「什么时候了,我沉睡了多久?」

Sentient之眼浮起轻盈到几乎没有重量的身躯,一个幽蓝的浮灵,虚无缥缈,带着他的眼睛,Sentient的眼睛,审视着这个全新的世界。
棕色调的Grineer建筑建造在天王星茫茫的大海中,高湿度的空气使得一切都让人有种附着一种发霉的腐臭味的错觉,各种各样的培养舱中被注满了黄绿的,好像是已经被各种各样的细菌和微生物填满的培养液,悬浮着那些被Grineer技术克隆出来的生物组织。
还有……一地的Grineer尸块。
全视使浮在那些恶心的肉块之上,审视着这个经历了长久时间演变的物种。扫描并录入Sentient的信息库,他们会需要这些的。
作为一个拥有极强适应性的种族,Sentient需要知道这些他们所不了解的物种和他们所持有的技术。
这是全视使的任务。

知己知敌。

它降临在这片土地上,在黑夜中像是一盏发着幽幽蓝光的明灯,立刻引起了霸占这块地盘的Grineer的反应,他们叽叽喳喳地拿起手中的武器对着它攻击,还有人慌慌张张跑去拉响警报,屠夫们围了上来,用菜刀一样的武器一边咒骂着一边向幽灵砍去。
无痛,无感,无伤。
Sentient之眼免疫所有的伤害,虽然也因此而没有任何的攻击能力,但这是值得的,作为一只眼。它任由那些低贱的物种肆意又无力地攻击它轻盈的机体,一个对于身旁低贱的世俗视而不见的高雅贵族。

全视使发出一种悠长深远的吟唱,如同它自己一样的虚无缥缈,穿透了障碍物的阻挡,仿佛是在另一个位面上穿梭。
Sentient之眼的数据波动会对一些东西产生微小的影响,比如Tenno的通讯——只是闪烁了几下而已。
全视使继续着他的工作,也说不清这是兴趣还是任务——扫描自己所见到的东西,无人机的感情似乎没有人类那样复杂,毕竟他们的实质只是顶级的科技产物,所有的思想也不过是被赐予了演化的程序进化而来。
还有虚空的赠予,在这一变化的发生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在被扫描的一瞬间,全视使发觉了。
微量的数据波动被轻易接收,自己被扫描了。它立刻转向那个信号源,对着那个拿着扫描仪的生物进行反扫描。
「……Tenno?」
熟悉的生物体质对应上了Sentient的数据库。全视使意识到了危险,它张开它的身体,那个像翅膀一样的双臂,然后迅速在空气中窜升离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Tenno看着自己手中的扫描仪,有些不知所措。

“……Tenno……不,我的传感器发现了什么……”

Hunhow和他的Sentient,他的种族,睁开了眼睛。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Tyl挖坟才把Hunhow和他的屎唤醒的?如果错了的话我再改。
真的没人觉得全视使那么美吗,黑夜的幽灵天使一样,虽然我几乎花了好几天才找到他。而且Natah任务第一环做的时候地球又是该死的黑夜,画面毛都看不清只能看小地图走路,扫描第一个全视使的时候拿着扫描仪找他,然后他就在一群g佬堆里被围攻,“老子锁血,你打我呀”那种高冷气质简直……!而且那个萤蓝色的,在黑乎乎的地图里特别显眼,闪闪发光
我,我觉得我可能恋爱了。……

评论 ( 9 )
热度 ( 12 )

© 九葬Hyd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