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葬Hydra

其实什么都不懂||立志学习概念设计||文风很奇怪||我还差得远呢

[warframe]Nekros x Oberon

没有标题,因为不知道写什么标题了.
卡了好几天的更新借了VPN总算打完了内战
然而视频内存不足又进不去游戏了,没错,不要跟我讲调低显示,是进都进不去.
明天试试看搞虚拟内存有没有用。绝望的仓鼠.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阳光。

死亡如影随形,亡灵为其效忠。
枯槁的手指划过被恐惧控制的扭曲脸庞,死神发出沉沉的冷笑声,一阵穿透肉体直达灵魂的痛击,一个模糊的人影被从身体击出,碰撞墙体后烟消云散。他看着地上这具尸体,抬手牵引,细微的能量从尸体中溢出,凝聚成一个小小的能量球,掉落在地上。
Nekros的死亡清扫了整片战场的生灵,他不屑地踩过那具低贱的肉体,步入黑暗。在他的身后,一个行尸走肉的破碎军队,无声地跟随着他的步伐。
Nekros与死亡相伴,喜爱孤独,在众人孤立他前,他就孤立了自己。
他喜欢恐吓成群的敌人,让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逃跑,自己用手中的武器杀掉他们的同胞,再将那些被他杀死的人从地狱里拉出,为了他而残杀他们原来的同胞。
他喜欢尸体,从那些尸体上榨取他们本不应该再掉落的额外奖励,即使有时Nekros并不特别需要这些。
有些病态的思想让他格格不入,他的盟友对他避而远之,或者说,在他们离开他之前,Nekros就自己离开了他们。
Nekros讨厌热闹人多的环境,讨厌亮得刺眼的光芒。
直到一丝微弱的阳光突破了他的黑暗。
Nekros在一开始非常厌恶这种温暖,但是Oberon主动找上了他。
“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他在请求组队的时候说。
在Oberon的恳求下,出于一种想看看对方到底有多大能耐的心理,Nekros破天荒的同意了他的请求。
Nekros当Oberon不存在,武器扫射,灵魂重击,亵渎,亡者幽影,他几乎没有给Oberon留下任何出手的机会。但是圣骑士没有任何怨言,他在Nekros清理掉所有敌人之前杀掉那些他来得及杀掉的人,任由死神召唤那些丑陋的行尸走肉。
Nekros看向Oberon,他想象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邀请他组队的warframe在看到这恐怖的一切后吓得避而远之,然后自己就可以冷冷地嘲笑。但是他极度失望地看见Oberon毫不在意地跟在他的身后,跟着那些丑陋的亡灵大军,仿佛就像是他们的一员,但是Oberon的身上沐浴着格格不入的圣光。
“怎么了?”Oberon偏偏头看着Nekros的脸。
Nekros没有给予任何回应,他转过头自顾自地继续往前走。Oberon也不打算对此追问什么,他沉默地跟着Nekros步伐。

“去装备一张掠夺吧,你的亵渎让你消耗太多的能量了。”Oberon说。
Nekros不大高兴地瞪着Oberon,他讨厌这样被人指手画脚,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能量的消耗的确让自己懊恼。
“但那会让我很危险,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捡那些血球之前。”他拒绝了Oberon的提议。
“这点我可以帮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Oberon仍然保持着平静的语气,平淡却让人感到可靠,“相信我。”
Nekros看着Oberon平淡的回应,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死神最后还是听从了Oberon的建议,这让Nekros很生气,他对自己生气,也对Oberon生气。
他的子弹如同弹幕扫射敌群,几乎不在乎能量的消耗不断地将一个又一个的灵魂击出,一批又一批的亡灵大军倒下又站起。Oberon一点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只有当Nekros亵渎完那一地的死尸之后,他才跺跺脚为其开启了疗愈脉动。
温柔舒缓的能量波动不由得使Nekros战栗,他本能地想要躲避,逃离Oberon的能力范围,可在重新接触到冰冷的黑暗时,他又忍不住回到了能量波动中。
看着Nekros的血量恢复至充盈,Oberon关闭了能力,突然间切换回的黑暗和冰冷把死神从这种享受中拉回了现实。

“怎么了?”
“没怎么。”他很快地回答道。

Nekros第一次接触到阳光的温暖。
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加,他开始不知不觉地留恋起这种舒畅,他越来越喜欢在布满尸体的战场上释放亵渎,看着那些东西从敌人的尸体上被扒出来,打开礼物一样的未知惊喜,又把血量降得很低,这个时候,Oberon就会释放温和的疗愈脉动为他补充消耗的血量,而同时也一点一点融化着本来冰冷干枯的神经。
在Nekros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他开始向光芒下投去目光。
他不在乎那些来来往往的嘈杂烦人的影子,他们仍旧喧嚣,他只注意着那个自带圣光的warframe。他站在光明之下比他身处黑暗之间更合适,那才是他应该待的地方,而不是阴冷黑暗的死亡。在他身边,无数的Tenno来来往往,愉快地跟他交谈,他也愉快地向他们回应。
Oberon……很受欢迎,和自己不一样。
Nekros看着那道圣光有些出神,鬼使神差地,他干枯的手第一次试图伸向光亮之下,可当接触到光芒的一瞬间,他又本能的退缩了。

后来,只有Oberon邀请他的时候,Nekros才会出任务。

他的手法依旧残暴骇人,尸体,一地的尸体,这是Nekros最喜欢看见的东西。Nekros没有变,同样伴随着死亡,摧残着灵魂,指引着亡灵,只不过他的身边多出了一个本不属于这里的身影。
看似格格不入,但Oberon所经过的地方,黑暗和阴冷都退缩回了角落。至少Nekros是这么想的,他第一次在黑暗中触碰到了光芒。

“我绝对不可能向往这种东西!”
Nekros对自己产生的奢望感到强烈的愤怒。

当Oberon再次开启疗愈脉动的时候,Nekros立刻逃出了他的技能范围。
Oberon不理解Nekros的行为,他本想追上去,因为他看到Nekros的血量并不充盈,也没有去捡地上那些散落的血球。可Nekros没有给他再一次治疗自己的机会,他走在最前面,把Oberon甩得远远的。Oberon只好关闭了技能不让能量白白浪费。
Nekros抢先一步到达了撤离点,扶着墙捂着胸口,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喘过气了来。他不停地告诉自己应该厌恶这种温暖,那让他仿佛是被暴露在阳光下,鸟语花香的气息,对自己的憎恨驱使着Nekros逃跑。

“你怎么了?”Oberon到达了撤离点,疑惑地询问仓惶逃跑的Nekros。
“别再用那个。”Nekros几乎是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
“疗愈脉动?”
“对,不然别想跟我组队。”
“为什么?”
“我讨厌它。”

Oberon真的没再使用过疗愈脉动。
Nekros扫荡过一片战场的死尸,满意地看着他们被迫再交出一件掉落物,这几乎把他的血量全部消耗。下意识地,他期待着Oberon的能量波动。
但是空气始终保持着阴冷。
Nekros突然想起,自己曾拒绝了Oberon的治疗,但他又马上不在乎了,他告诉自己不应该留念那种东西。
保持着极低的血量,Nekros没有来得及恢复,一群庞大的敌军在他面前用强大的火力轻而易举地将其击倒,在他把他们全部清理干净之前。
“该死!”
他在心里叱骂了一句,然后他看到Oberon窜到了他的身前。圣骑士站在那群将Nekros击倒的庞大敌军面前,一个跺脚在地面铺出一道扇形的神圣火焰,接着他抬起了手,肉眼可见的能量在每个敌军身上形成了球状,如水中的巨大气泡一般包裹着肉体向上托起,随着Oberon整个手臂动作的指引,所有的能量以比上升还要快一倍的速度将整个敌群狠狠砸了在地上,巨大的撞击声几乎使建筑物颤抖了一下。在这一系列动作结束之后,Oberon转身救起了倒地的Nekros。
他向Nekros伸出手。
Nekros看着那只向他伸出的手,迟疑了一下之后,他握住了它,让Oberon将自己拉起。
Nekros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没有说任何一句感谢的话,但Oberon似乎也无意寻求这种无用的话语。

“真的不需要我给你治疗?”
“不需要。”
“即使那会使你很危险?”
“我说了我不需要。”
“你能够在那种状况下保全自己么?”
“……”

终于,Oberon再一次开启了他的疗愈脉动。
这一次Nekros没有再跑,我需要这个,只是因为需要补充血量而已。他这么想着。
Nekros抗拒着,又接受着Oberon的圣光,这让他很纠结。
他越来越喜欢将自己缩在封闭中,却又带着渴望看向光明之下,即使他不停地告诉自己,那里没什么好看的,没有东西属于自己,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无法反抗自己的欲望。

“你有去过白天的地球吗?”Oberon突然问道。
“去过。”
“我们再去一次吧。”
“为什么?”
Oberon没有回答他。

等Nekros应约而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耍了,或者说,Oberon给了他一个惊喜。
这是一个集体任务,不同于其他的那些任务,几乎所有的Tenno都来了。
Nekros转身想跑,Oberon却一把抓住了他。
“既然来了,就一起战斗吧,你跟我配合就可以。”Oberon的话中带着一丝笑意,Nekros本能地想要挣脱,但不知道是Oberon的力量太大还是他对此还抱有一丝兴趣。

“你还是同意了。”
“还不是你拉着不让我走。”
“这也挺好的。”
“好个头。”
Nekros骂了一句,把愤怒倾泻在对着冲到自己面前的Grineer放出的灵魂重击上。Oberon无声地笑着,看着Nekros像个孩子一样堵气。

他们逐渐远离了队伍,有一大批敌人在前面等着他们。Trinity在能力所及范围内最后一次将他们的能量补满,随后目送着死神与圣骑士带着他们的任务前进。
他们一路清理着散落的敌群一路前进着,Oberon好心地提醒Nekros节省他的能量,因为它们将要被用来打一场硬仗,死神哼哼几声,放下了他准备释放灵魂重击的手。
穿过空心的树干坍塌构成的狭窄通道,扒开遮挡在眼前的绿色植被垂下的枝叶,还有那些残破的,被植物覆盖上的建筑物骨架。

“他们在前面。”Oberon看着不远处一片空旷的平地上拥挤着比生存时遇到的还要多上几倍的Grineer,念叨着叽叽啵啵也的士兵们人潮汹涌,等待着前线的命令。
“如果我们不能够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压制住他们,我们会很危险。”Oberon说。
“我知道。”他的身后传来Nekros沉沉的声音。
“跟上。”Oberon握紧了手中的席巴莉丝,脱离开掩体的阻拦,不轻不重地踏地在敌群的脚下铺出灼烧的神圣领域,接着,就像Nekros曾经看到的那样,Oberon抬手举起了整个庞大的敌群,每一具肉体都被一个独属的能量包裹着抬起,密集起来的效果有些让人吃惊,Nekros也不由得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就像以前那样,他召唤出了他的亡灵大军。等到Grineer敌群被Oberon狠狠砸下,晕着脑袋爬起来的时候,他们那些死去的同胞已经向他们发起了进攻。
Oberon再次一边开枪一边释放下几个惩戒扩散开辐射的凌乱效果,在自己和Nekros的血量还没有被攻击至低之前迅速拉着他返回了掩体之后,用剩余的能量释放了疗愈脉动,并为席巴莉丝更换射空了的弹匣。
Nekros看着Oberon这一连串的动作不由得感叹他的老练和瞬间构思出的计划性,也许在之前赶路的时候就想好了……不,这个问题没有必要。

“然后呢?”Nekros问道。
“你的部下全部消失之后,我们就再来一次。”Oberon为他的武器上膛,“辐射能让他们自相残杀,这应该能够为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减少一些负担……”
“Oberon。”Nekros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怎么了?”
Oberon疑惑地看向Nekros,但后者只是看着他。
“你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Nekros缩了回去。
“……好吧。差不多了,准备好了吗?”

就像之前一样,一个短暂的控制到亡灵傀儡的唤醒,当敌军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二人就再次缩回了掩体之后恢复护盾和血量。
“我们大概还需要一次。刚刚那次消耗得差不多了。”Oberon说。
Nekros看着认真专注于手中工作的圣骑士,他除了召唤自己的亡灵大军当做诱饵一样外几乎还做不了什么,不够灵敏的动作只够他完成技能的释放然后躲避。Nekros正想说些什么,视野中一枚飞来的巨大导弹让他停在了话刚出口的时刻。

“Oberon!!!”

在剧烈震荡造成的昏迷的前几秒,Oberon只听见Nekros用从未有过的撕心裂肺的声音叫喊着,然后一股从身后而来的强大力量将他推搡着直接摔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Oberon才从昏迷中苏醒。
昼夜已经替换,仿佛就在几秒之前他们奋力战斗的战场现在堆满了Grineer的尸体,血液渗透了大地,只有在几乎被遗忘的边缘,一株月光龙百合低着头安静地开放着白色的花朵。
Oberon看着在黑暗中微亮的光源还有些迷糊,他的头还是有些疼,可对于身边发生的一切的强烈的求知促使他撑着身子爬起。
一股力量将他拉回了原先侧躺的位置,Nekros瘦长的双手卡着紧紧抱着Oberon的腰,还没有完全恢复意识的Oberon索性放弃了无用的挣扎。

“你在做什么,Nekros?”
“没什么。”
Nekros紧贴着Oberon的背说道。
“发生了什么?”
“有颗导弹把你震晕了,但是我们都没事。”
“那群敌人呢?”
“在你晕倒前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残渣了,你让他们自相残杀,然后我的幽影在死去前把他们全部清理掉了。”
“啊,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完成了。”

一系列的对话之后,空气再次陷入寂静。刚刚似乎下了一场小雨,空气中弥漫着湿冷的水气。
“我们该走了,不报告回去他们会担心的。”Oberon说着想要再次爬起来,出乎意料的,Nekros按住了他。
“你怎么了?”Oberon想转过头去看Nekros的脸。
“……跟我……待一会儿。”
“为什么?”
“……”
“你不说我就当你是在无理取闹,那我是不会理会你这种小脾气……”
“Oberon。”Nekros打断了他的话,“你把光明带进了我的身边,现在我想让你品尝一下黑暗。”
这样也许可以让你知道我的感受。

“……Nekros?”

“……Oberon,你为什么会邀请我?”
“你说什么?”
“一开始的时候,你是因为什么来邀请我组队的,是当时没人有空了吗?迫不得已?”
Oberon愣住了,他感觉到Nekros把脸埋在他的背脊上发抖。

“不,我想拉你离开你自己的深渊。”Oberon说。
“……”

一切都变得安静下来。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九葬Hyd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