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葬Hydra

其实什么都不懂||立志学习概念设计||文风很奇怪||我还差得远呢

Tenno的日常4-2

感谢三青的脑洞,不然我根本没法把这章写出来,虽然还是,呃.
想着明天再发但看着这么惨不忍睹的一篇还待在我的备忘录里而我又不知道如何下手去改实在是,不高兴
这种太平铺直叙的日常我写起来反而很像流水账,倒回去看前几篇还是有点儿这种感觉.
|・ω・`)
开写au前斟酌一下文笔,恩
……就这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暴自弃

Frost的性格就像他的能力,稳重老实,但是寒冷。这并非是对他人高冷,而是一种内寒。比如当Frost心情低落或是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时候,他会选择避开所有人回到自己的飞船或是那个房间里独自待着,即使有人想跟他说话他也不愿意说太多。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种情况实在是太频繁了,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让Frost难过,好像只是一些小事儿。Oberon几次想跟Frost谈谈心,都被他回绝在门外。
Frost拒绝他人进入自己的内心,他很自卑,也把自己变得孤独。

现在事情变得更糟了,时不时地突然间Frost整个人就消失了,无论是飞船还是道场都没有他的影子,经常过个十天半个月Frost才会像没事儿了一样重新出现,当有人问起发生什么了的时候,Frost又摇摇头说没有。所有人都很焦急,不是因为想去做挖掘防御想找他帮忙,而是大家都知道Frost跟Nekros不一样,Frost只是不大愿意向别人敞开心扉,他只喜欢自己独享自己的负面情绪,然后痛苦地等它慢慢消散。
可那让Frost看起来一天比一天的颓丧。
Trinity找到Ember:“你跟Frost走得很近,能帮忙开导开导他吗?”
Ember苦恼地坐在水池边,她很少会这么做,作为一个充满活力的Tenno,Ember几乎每时每刻都是乐观开朗的模样,将她的精力跟着火焰一同燃烧。但现在不一样了。Swept因为没有Chill陪他玩也蔫巴巴地趴在Ember的身边,偶尔发出呜呜的声音翻个身子。Ember给他挠挠脖子,一边无奈地叹气。
Frost那家伙……真让人担心啊。
Ember看着跟她一样不大有精神的Swept,想起Chill——Swept的小伙伴儿,Frost的隐匿型库柏。突然间,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Swept,想找Chill玩儿吗?”
没有见识过Tenno阴暗面的天真无邪的小家伙根本听不出自己主人话里有阴谋,抬起头用它的小眼神看着Ember,站起来汪汪叫了几声在原地转圈圈。
“走,咱们去把Chill找出来。”

Frost正安安稳稳地蹲在墙角边撸狗边思考人生时,毫无预兆地一个毛球就怼着自己——的库柏扑了上来,然后两团毛球在他的面前滑过,Chill和缩在角落里复杂又尴尬地看着两只抱在一起打滚的库柏的Frost就一同显了型。
“你果然在这儿。”Frost不高兴地把这只把自己的狗摁在地上的淘气包掐着胳肢窝抱起来发现是Swept后,他听见了Ember的声音。
等生气的Frost重新缩回去的时候,两只库柏已经愉快地在道场里追逐打闹起来。
“你就一直坐在这儿吗?”Ember在有些小脾气了的Frost的身边坐下,顺便看了看四周,是个很空旷的房间,但是冰冷的warframe把自己缩得好像是大晚上怕鬼的小孩子。Frost还是很沮丧的样子,不愿意回应她,只是抱紧了自己的腿。
“你不知道大家很担心你吗,一句话不说就这么失踪了。”Ember关切地询问,“有什么让你不高兴?”
“什么都没有。”Frost嘟囔着说了一句,他不适应Ember强烈的注视,尽管她不可能从自己脸上看到任何表情或者有关他心情的信息,逃避地站起身把汪汪叫的Chill强行跟Swept分开,抱着趴在肩头用委屈的小眼神看向玩伴的Chill离开了。
Ember摸着委屈回来求抱抱的Swept,感觉到这事情没这么简单。

过了几天,Swept在另一个房间里准确地找到了Frost,并稳稳地把他扑倒在了地上,昂首挺胸地向Ember邀功。
“别以为隐身我就找不到你了。”Ember叉着腰,有些气鼓鼓地看着Frost把踩着自己脸的库柏举起,放在地上,然后又抱起自己一脸懵逼的库柏跑路了。

第三次,Frost正坐在一个石狮子上,Swept咬着他的裙甲直接把他拽了下来,然而Swept又自己跑了飞快,Frost直接就四脚朝天地摔在了地上。

第四次,Frost爬上了放置在道场门口前的红色门框,顺便把Chill一起抱了上来。没过多久,Swept就一边在地上嗅来嗅去地接近了这里,然后它同样爬上了门框,等Ember发现的时候,Swept趴在显了形的Frost的背上,嘴张得老大,含着他的脑袋,爪子不停地在Frost身上抓来抓去。

第五次,Swept还是准确地找到了Frost。Frost快要哭出来了,不管他藏在哪儿——哪怕是爬上了天花板边上的边缘,敏锐的寻猎狗还是不停地向那个看起来无人的地方狂吠,紧接着Chill就从他的怀里蹦了出去。
Ember得意地把她的狗狗抱起来撸毛:“Swept真棒!”
Frost只好又把自己缩了起来,他放弃了逃跑,继续把自己紧闭在自己的角落里。
“有什么事情跟我说说?”Ember扶着Frost的膝盖跪下来凑近他的脸,冰冷的warframe将这张脸一半儿都缩在膝盖的下面,Ember忍不住伸手把它捧起来。
“别这样啊……憋着多难受。”Ember苦恼地劝说着,她看到Frost这副模样也很难受,不明白为什么Frost会自我封闭到这种地步,“说出来好吗,就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
“求你了,Frost,这让我也很难受。”
Frost向着她微微抬起了头,好像开始看着这个向他真切恳求的warframe。
“……我错过了部件入侵。”在Ember的注视下,Frost躲闪着支支吾吾地说道。
……哈?
“……就是因为这个吗?”Ember有些不敢相信她的听力。
“……还有,炸了防御的冷冻舱。”Frost越说越小声,然后他沮丧地把整张脸都埋了起来。
Ember有些想笑,但她忍住了。千万不能笑,笑出来了那就真的没办法把Frost从他自己的冰窟窿里拉出来了。
“不……咳,这没什么,Frost,没关系的。一个任务而已,入侵还会有的。”Ember忍不住趴在Frost膝盖曲成的小平台上,侧着头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她意外地感觉到Frost的脸似乎有点发热。
……他在害羞?
“我让人质被杀死了。”Frost辩解道,声音小到几乎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听到,“我的问题,所以失败了。”
“可这都是小问题,没人会怪你的啊。”Ember感觉自己在哄一个闹脾气的孩子。
“可是我怪自己。”
“不不不,这没有必要。”
“这就是我的错。”
Frost堵着气,嘟嘟囔囔地顶嘴。
Ember伸手想抱抱他,但是缩起来的Frost让她只能够抱住他的腿,于是Ember直起了身子,把Frost的脑袋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这让Frost愣了一下。
“我们没有怪你,原谅一下自己,好吗?至少不要再这样。”

当然光是这样是没用的,第二天大家仍然没有看到Frost的影子。
Trinity向Ember投去了请求的注视,后者心领神会。
“去吧Swept!就决定是你了!”

Frost刚刚在一个在柱子间浮空的桥梁坐定,就被狗子踩着脸扑倒在了地上。
下次要考虑不在道场待着了,太危险了。Frost这么懊恼地想着,却被Ember一把拉了起来。
“走走走,做任务去,别一个人傻愣着,你需要出去活动活动。没准有你喜欢的东西。”Ember使劲拽着冰冷的warframe,像是在拽一个赖床死活不起的家伙,Frost有点儿扭扭捏捏,在他心情好之前他仍旧不太想出去见光,但在Ember的死拉硬拽下还是不大高兴地跟着她走了。
看到这一幕的Oberon对着Ember竖起了拇指。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Oberon获得了prime的升级版本,他就再也没有换下过精灵王的外观。
“这是个好主意。”等着Ember把Frost拉走之后,Oberon看向Trinity,她盘着手满意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是吗。”Trinity的话里不难听出藏着一丝狡黠。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九葬Hydra | Powered by LOFTER